仁德志浓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教师队伍>> 杏坛拾贝 >> 内容详情

杏坛拾贝

曾明常:2018,我和车结了个缘

来源:本站原创  作者:佚名  关键字:教师,队伍,杏坛,拾贝,专题  人气指数: 次  时间:2019年04月01日

 

 

 

 

他说,有一些记忆抹杀不掉,有一些回忆却招之不来,不如记录下来,白纸黑字,再要回顾的时候,就不用在记忆深处去寻找而只需翻翻电脑。

 

他是谁呢?今天,就让我们一起去听听他的翠外故事吧!

 

 

 

我,曾明常,翠外老师,负责学校学生接送的车辆协调和交通工作。2017年底的时候,在工作总结写到自己组织学生接送“14年,零事故”。说这句话的时候,脸上虽然不敢有骄傲,但肯定是书写着大大的欢喜。人往往在不知不觉中栽了个柔情似水的跟斗,2018年6月15日,学校往返城区的必经之路——石马大桥半封闭维修,大客车不能通行……我的2018年,从这一天起就一直在和“车”反复的结缘。

 

【讲述者,曾明常】

 

缘一,教师自发组队送学生

 

一座桥梁,涉及3000多学生,大车不能通行,师生的往返只能通过小车运行。6月17日将有2700多名学生分批离校,上帝只给了学校一天的准备时间,在区政府和相关部门的协调下,古都公司为我校提供30辆小型汽车接驳运送学生,每次运量120名学生,每次耗时30分钟,大约需要12个小时才能够把学生送完……远远不能满足学生的需要。

 

【石马桥限高维修】

 

6月17日,14时30分,我校第一批学生离校的时间。车库里,为学校解决困难,自发驾车到校接孩子的老师早已做好。环道上,40多辆教师车排成长龙,紧紧的跟在了学校租用车的后面,一个下午,不到3个小时,除1100多名孩子是家长到校接,学校运送了1600多名学生到达目的地。当天,“石马桥维修,大车不能通行,我们就用小车接送学生”的句子,老师为学生提行李、学生组队有序乘车的图片刷爆了老师和家长的微信朋友圈。

 

教师自发接送学生只能解决一时的困难,不是长久之计,幸好临近期末,最后的学生离校都是家长到校接送。苦逼的日子在2018年9月新学期开始后才真正的到来。

 

【等候孩子们的车队】

 

缘二,满大街的租车车

 

市区公用车公司的车辆都在尽力的帮助我们,但数量有限。假期间联系出租车公司却终究没能达成一致,石马桥的拥堵迫切需要增加车辆的用量,家长需要加快学生接送的速度。2018年9月8日,星期六,送完学生后已经到了下午。我在市区乱逛,不停的使用滴滴打车,在车上和滴滴司机闲聊,别无目的。根据滴滴司机提供的线索,在南门桥和长宁的专车司机谈资质、谈价格、谈时间,直至谈不出结果。

 

【穿梭在茫茫车流之中】

 

第二天,9月9日,早早的出了门,第一件事,还是打滴滴,重复着和滴滴司机的闲聊。坐到第三个车的时候,遇到了嘉毅出行的刘师傅,聊公司背景,合法网约车;聊保险种类,营运险;聊数量,100多台。运气太好!一个周时间、验资质、上报、签约,全部搞定,从此不怕没有车。

 

缘三,堵车

 

当运气向你微笑之时,接下来的动作一定是蹙眉。交通一直是个困扰我且毫不间断占据我周末时间的问题。石马桥单边封闭大大降低了通行的速度、拥挤的车流不断压缩着我的周末,多数的学生接送时间里,我不是在石马桥,就是在通往石马桥的路上。

 

【学校会同交警、公交公司等各部门商议接送方案】

 

2018年10月14日,星期天,一个莽撞的小货车司机将车卡在了石马桥的限高杆下,进退不得,所有车辆只能一个车道交替通行。下午14:30到17点30,三个小时,我在石马桥上,带着2名学校的保安,协助4名交通警察,尽量的维持着道路上车辆缓慢的运行。天上飘着雨,地面吹着风……晚上到学校的时候,我侄子给我打了个电话,告诉我他的朋友圈一名家长在微信上发了我在石马桥上的小视频,我看了一下视频中的我,休闲的西装面上套了一件醒目的丝网背心,背上印着大大的“交通”二字,头发淋了雨、脸上很疲倦,既打扮得不帅,又显得老态。

 

世界上的事就是这样,不情愿,但是要做,有些事,你扛不了,也得扛。

 

缘四,我当了一盘校车驾驶员

 

12月,石马桥通了,我再也不用守在石马桥、不用呆在校门口。12月22日,星期六,冬至。按照习俗,炖冬。菜齐备了,朋友,约齐了。17:00的时候,坏消息来了,约定到校接高三培优学生的车没有到,一向靠谱的刘师傅爽约了。接电话的最后一句,我告诉对方,我20分钟到学校,一路上飞驰,一路的电话调车,在17:20前到达学校,接了3个学生,柏溪线路,一个到拉菲、一个到城中央、一个到三角街,一路上不停的给学生解释原因,不停的闲聊致歉,高三的孩子比较懂事,表示理解和谢意,18点前,带着歉意和不安,把3个孩子一个个的送到家门。返回家中的时候,已经晚上七点,幸好,一场欢乐的聚会并没有因为我的迟到而扫兴。

 

【拥堵的晚高峰】

 

对人而言,有一些记忆抹杀不掉,有一些回忆却招之不来。虽说只是和车有关的故事,也算是对过去的一年有些交代,再要回顾的时候,就不用在记忆深处去寻找而只需翻翻电脑,在搜索栏打出“2018,我和车结了个缘”,白纸黑字的,就会跳将出来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讲述者简介

曾明常,宜宾市优秀教师,翠屏区师德标兵、翠屏区优秀共产党员、学校副校长。